FUTURE
「透過最尖端的技術,貢獻於有夢想的社會」的哲學,
開拓半導體的未來。
「如果把半導體比喻成人類,那它還是處於成長黃金期的孩子,在未來的100年、200年還會繼續成長吧。」長期從事半導體行業的人們異口同聲地做出這樣的預測。
實際上,如IoT、雲端和5G等大幅改變我們生活的技術一定會使用到半導體,而半導體產業的市場規模也超過了50兆日圓。
那麼,TEL將以什麼樣的戰略來挑戰新的階段?對社會和人們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我們採訪了兩位參與制訂經營戰略和技術戰略的人員,也一併請其談談隱藏在經營理念中所述的「追求利潤」的哲學。
PROFILE
photo
執行董事 戰略總監 吉澤 正樹 Masaki Yoshizawa
擁有10年以上的半導體工程師職涯,其中一半的時間居住在國外。於顧問公司從事M&A和事業重整業務後,進入TEL。目前擔任戰略總監的執行董事。
icon
photo
開發戰略部 部長 瀨川 澄江 Sumie Segawa
在研究所擔任工程師後,於本公司企劃部門負責新事業。之後,於現部門負責中長期技術趨勢的分析,並掌管向經營者提案技術戰略和開發戰略的團隊。
photo
POINT1
促使社會進化的半導體產業正處於時代的轉捩點。

「半導體產業在過去的幾十年達到了驚人的成長。但是,今後將有大幅超越過去的急遽成長。我們現在正處於時代的轉捩點。」擔任戰略總監的執行董事吉澤如此說明了半導體所處的環境。
「對半導體的需求正從智慧型手機等個人用途擴展到社會基礎設施。運用大數據而得以實現的IoT、雲端、AI、自動駕駛和5G的『 ICAC5』成為半導體需求的推手。」

不僅如此,根據開發戰略部的瀨川的說法,技術開發也正面臨著巨大的轉變階段。「到目前為止,微細化一直掌握著半導體進化的關鍵。因為尺寸越小越能實現高速化、高性能化、低耗電化以及低價格化。」
然而,就物理方面和成本方面來說,微細化已經達到極限。那麼,究竟該怎麼辦?
「從適用於任何處理用途的高性能芯片,限縮在所需的功能,製造專用芯片的『領域特定』的想法逐漸被提出。有些客戶不計成本也希望提高芯片處理能力,但有些客戶僅想要高速執行特定的圖像處理。」
從以往的汎用設備的大量生產和大量消費,到專用設備的多機種少量生產,包含製造技術在內,需要新的策略。

「節能也是一大課題」,瀨川繼續說道。「數據中心所需的電力中,有些用於讓半導體運行,有些則是用於在設施內冷卻因使用半導體而產生的熱能。據說冷卻裝置就佔了設施的一半。」
吉澤認為,半導體產生熱能的原因之一是透過不同於人腦的高能源負荷的方法來處理相當於人類左腦部分的運算功能和記憶功能之緣故。因此,即使「配備了AI的電腦在圍棋和日本象棋方面打敗了人類」而成為話題,其中有著莫大能源消耗量的差異。
「例如,人類吃1個飯糰就可以活動身體,與此相對地,AI則必須吃1,000個左右的飯糰才能夠運作。如果1個飯糰與1個乾電池對決,則人類將贏得壓倒性的勝利。」據說如果想用目前的技術完全模仿人類的大腦,則需要一座發電廠的能源。
「用更少的能源可以運行多久。如同汽車產業已轉向混合動力、EV和節能性能,在半導體產業也發生了類似的變化。競爭的規則已改變。隨著半導體技術的進步,也許有可能開發出如感性和靈感等,跨入人類右腦功能的設備。」

photo
POINT2
「擴大利潤循環圈」的社會使命。

TEL將重視利潤追求擺在經營理念的首位。其背景存在著「半導體製造裝置是高科技複合體」的特殊性。
「技術開發需要在機械、化學、物理、電氣、軟體和素材等許多領域累積技術。此外,由於技術創新的速度很快,首先開發出最佳技術的公司將席捲市場。因此,進行巨額的預先投資,並準備好一個比其他公司更快地專注於技術開發的財務基礎,在戰略上也是不可或缺的。」,瀨川說。

「這就是進入該業界的門檻非常高的原因。」,吉澤接著說。「即使靠著一項技術而成為業界的佼佼者,也極難在其餘的5、6個領域都擁有高水平的技術。整個業界的參與者數量越來越少,就是因為這個理由。」
即使在參與者固定化的業界中,進行從競爭中奪走市佔率的經營方式,整個業界也會筋疲力盡。與其透過價格競爭來降低利潤率,透過每家公司「在沒有競爭的地方拿出解答」,或者「提供只有TEL才能拿出的解答」,整個業界的技術才會提升。

作為經營團隊,吉澤將財務基礎的進一步加強放在最重要主題之一。
「既然半導體產業背負的使命是持續解決越趨困難的人類課題,確保優秀的人材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創建一個環境讓懷抱著夢想進入TEL的員工們可以盡情地挑戰課題是我們的職責。這就是我們重視高利潤率的理由之一。」
吉澤也感到:「利潤是來自社會和顧客的評價尺度之一。」「我認為,當我們能夠針對尚未解決的課題提供解決方案時,作為來自世間的評價和感謝的指標,就會有利潤。也就是我們的技術被認可為具有高價值。也許可以這麼說,只要持續擴展利潤循環圈,我們就能在穩健的財務基礎上,挑戰更加艱鉅的課題,成為對社會來說必不可少的公司。」

photo
POINT3
可令人放鬆的環境讓構想的產生和實現化為可能。

TEL之所以能夠在競爭激烈的業界發揮存在感,也許是由於其獨特的企業風氣。甚至由在擔任顧問期間見過許多公司的吉澤看來,TEL是一家稀有的公司。
「不拘年齡、職位和立場,在公司有種可自由發表意見的氛圍。就公司規模來說,忖度服從或年功序列等的日本企業文化令人無法想像地少。

這涉及處於創新至關重要的業界。「創新是透過新構想和新構想的結合而誕生。在頭腦未放鬆的情況下,構想是不會誕生的。有一個環境可以讓員工立即說出想到的構想非常重要。即使是突發奇想,如果沒有可以想說出來的氛圍,就不能指望公司的進化。」

「另一個特點是個人的當事人意識和團隊合作並存。」,瀨川說。「由於首先創造最佳的技術的人在這個業界會獲得好評,因此公司內部評估也是採用成果主義。所以在TEL,任務間隔中的責任所在無人接手的情況很少,率先去拿工作來做的情況很多。我認為公司裡喜歡工作的人很多,雖然已經是一家大公司,但仍然殘留著宛如新創事業般的氣質,這就是強項。」

但不能因此說是個人主義。「因為對工作具有高度的當事人意識,所以會為了取得成功而重視團隊合作。」(吉澤)
自創業以來,TEL即不斷因應時代的變遷而讓自己面對商業模式和技術上的挑戰。在討論未來10年和20年的願景時,「技術讓社會變得方便,但是否使人快樂」成為議題的機會越來越多。
「隨著半導體越來越接近人類的生活,記憶並運作所有個人資訊的設備成為話題,並且據說將微芯片植入人體的時代將來臨。另一方面,個人資訊屬於誰的,人類意識可以控制到何種程度。在開發技術的同時,人類快樂地生活意味著什麼,社會科學家和文化人類學者的觀點變得不可或缺。」(瀨川)
這就是為什麼在技術、製造和倫理的所有方面,TEL支撐半導體產業的使命很大。

「只要人類不斷進化,半導體的進化就不會停止。透過處於半導體業界的我們的努力,人類將進化,而為了趕上人類的進化,半導體也將進化。半導體業界是不可能衰退的。」(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