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通过最先进的技术为充满梦想的社会作出贡献”的
哲学开拓半导体的未来。
“将半导体比作人类的话,现在还是正在成长的孩子,今后应该会持续成长100年、200年。”常年从事半导体产业的人们一致做出这一预测。
实际上,IoT、云、5G等即将极大改变我们生活的事物都一定会使用半导体,半导体产业的市场规模也超过了50万亿日元。
那么,TEL将通过怎样的战略来调整新的阶段呢?这会对社会和人们产生怎样的影响呢?除了经营理念中提出的“追求利润”背后隐藏的哲学以外,参与拟定经营战略、技术战略的两人向我们进行了介绍。
PROFILE
photo
执行董事 战略负责人 吉泽 正树 Masaki Yoshizawa
作为半导体的技术人员,拥有10年以上的职业生涯,其中一半是在海外生活。在咨询公司中参与M&A和事业重建业务后,入职TEL。现在担任负责战略的执行董事。
icon
photo
开发战略部 部长 濑川 澄江 Sumie Segawa
经历了在研究所担任技术人员后,在总公司企划中负责新事业。后来,在现部门管理对中长期的技术趋势进行分析、向经营层提议技术战略、开发战略的团队。
photo
POINT1
使社会取得进化的半导体产业正在位于时代的变化点。

“半导体产业在这数十年取得了惊人的成长。但是,今后等待着我们的是远远超出该速度的直拐而上的成长。我们现在正处于时代的变化点。”
负责战略的执行董事吉泽就围绕半导体的环境进行了这样的说明。
“从智能手机等个人用品到社会基础设施,半导体的需求在不断扩大。使大数据得以可能的IoT、云、AI、自动驾驶、5G这一‘ICAC5’推动了半导体的需求。”

不仅是如此,据开发战略部的濑川所言,技术开发也迎来了巨大的阶段变化。“过去细微化掌握着半导体进化的关键。只要做得更小,就能够实现高速化、高性能化、低耗电化、低价化。”
但是,无论是在物理层面,还是在成本层面,细微化都达到了极限。那么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人们开始逐渐提出一种叫做‘领域特定(Domain-Specific)’的想法,即从能够适用于任何处理用途的高性能芯片,转变为制造限定的、专注于必要功能的芯片。有些顾客不考虑成本,希望提高芯片的处理能力,也有些顾客只希望高速进行特定的图片处理。”
从过去大量生产、大量消费通用设备,到多品种、少量生产专用设备。包括制造技术在内,要求采取新的举措。

“节能也是重要课题之一”,濑川继续说,“数据中心需要的电力有两种用途,一种是用于启动半导体,另一种是为了在设施内部冷却使用半导体产生的热量。据说冷却装置占据了设施的一半。”
据吉泽所言,半导体发热的原因之一是通过与人脑不同的高能量负担的方法,处理相当于人类左脑部分的计算功能和记忆功能。因此,虽然“搭载AI的计算机在围棋和象棋比赛中胜过了人类”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但是两者消耗能量有着庞大的差距。
“比方说,这相当于人吃了一个饭团后运动,而AI吃了1,000个左右的饭团。如果用1个饭团对1节干电池来比赛的话,人类会取得绝对性的胜利。”据说现在的技术如果想要完全模仿人类大脑的话,需要一座发电厂的能源量。
“以更少的能源,能够进行多少运动?正如汽车行业向油电混合车、EV和节能性能转变一样,半导体产业也发生了同样的转变。竞争的规则发生了变化。如果半导体技术继续发展的话,还有可能开发出涉及人类右脑功能——如感性、灵感等的设备。”

photo
POINT2
“扩大利润循环圈”的社会使命。

TEL将重视追求利润作为经营理念的头条。其背景是“半导体制造装置是高端技术综合而成的产物”这一特殊性。
“技术开发需要在机械、化学、物理、电气、软件、材料等许多领域积累技术。而且因为技术革新的速度很快,所以最早开发出最佳 技术的公司会席卷整个市场。因此,为了进行庞大的先行投资,比其他公司更早集中于技术开发,准备好财务基础在战略上也是不可或缺的。”濑川如是说道。

“正因为如此,进入行业的壁垒非常高。”吉泽继续介绍道。“即使一项技术达到顶级水平,在剩余的5、6个领域中全部汇聚高水平的技术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整个行业的进入者数量极为有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进入者固定化的行业,如果采用从竞争对手处夺取市场份额的战略,整个行业都会疲敝。与其通过价格竞争降低利润率,不如各公司“在没有竞争的地方得出解答”,或是“提供只有TEL才能得出的解答”,由此整个行业的技术水平也会提高。

作为经营层的一员,吉泽将进一步强化财务基础作为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半导体产业背负着持续解决不断变得更难的人类课题,因此确保优秀的人才是不可欠缺的。为了让怀着梦想入职TEL的员工们能够充分挑战课题,建设必要的环境是我们的职责。这也是重视高利润率的理由之一。”
吉泽还感觉到,“利润是社会和顾客的评价尺度之一。”他说:“针对尚未得到解决的课题,我们提供解决方案时,社会对我们的评价与感谢的指标之一便是利润。这意味着我们的技术具有的高价值获得了承认。或许可以说,正是因为持续扩大利润循环圈,才能基于稳固的财务基础,进一步挑战困难的课题,成为对社会来说必不可缺的公司。”

photo
POINT3
能够放松的环境产生构想,使输出得以可能。

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TEL之所以发挥出存在感,或许正是因为具有独特的公司氛围。吉泽在咨询师时代见过大量公司,但是就算在他看来,TEL也是罕见的公司。“公司有一种无论任何年龄、职务、立场,都能够自由交流的氛围。像是揣度他人的想法、年功序列等问题,从公司的规模来看,少得令人难以置信。”

这也与处于创新十分重要的行业相关。“通过将新的构想与新的构想相结合,产生创新。大脑不放松下来的话,不会产生构想,而且能够马上说出想到的构想的环境也非常重要。公司必须具有人们认为即使是出人意料的构想,也想要说出来听听的氛围,否则就无法期待公司的进化。”

“另一个特点是个人的主人翁意识和团队合作同时存在。”濑川说,“在这个行业中,最早创造出最佳技术的人会获得评价,公司内部的评价也是成果主义。因此在TEL,很少会有员工对工作互相推托,相反,很多时候人们会率先争取工作。许多人都喜欢工作。虽然已经是大企业了,但是还残留着风险企业的气质,我认为这点是TEL的优势。”

但是,这并不是个人主义。“正因为对工作的主人翁意识高,所以为了获得成功而重视团结合作。”(吉泽)
TEL自创业以来,一直应对时代的变化,并且主动承担商业模式和技术挑战。在讨论10年后、20年后的前景时,“技术使社会变得便利,但是能否使社会变得幸福?”成为议题的机会越来越多。
“半导体越来越接近人类的生活,存储所有个人信息并运行的设备引起人们的热议,据说在人类身体中植入微芯片的时代将要到来。另一方面,个人信息究竟是谁的所有物?能够将人类的意识控制到哪种程度?随着技术开发,人类幸福的生活意味着什么?社会科学家和文化人类学家的视角变得不可欠缺。”(濑川)
正因为如此,在技术、制造、道德所有方面支撑着半导体产业的TEL拥有巨大的使命。

“只要人类在进化,半导体就不会停止进化。身处半导体行业中的我们做出的努力会让人类发生进化,而为了追赶这一进化,半导体也会发生进化。半导体行业不可能出现衰退。”(吉泽)